http://zt1414.blog.cnstock.com/index.html

个人资料

相关博文

日历

信息

禾刀:描摹未来30年驱动中国发展的新路线图
2019-2-11 7:36:00
——读何帆《变量:看见中国社会小趋势》

  一叶可知秋,一叶亦可障目。世界潮流浩浩荡荡,变量无时不在无处不在。在知名经济学者何帆看来,历史的发展最终取决于那些能给社会带来深远影响的慢变量。任何慢变量的形成,无一例外发端于“一旦打开便无法合上的(小)趋势”。所以“找到了慢变量,我们就能找到定力,但找到了小趋势,我们才能看到信心”。

  已近知天命的何帆雄心满满,立志未来三十年每年写一本书,“记录中国历史上最激动人心的时期发生的故事”。为了这项宏伟工程的开篇,2018年,何帆团队走访了全国20 多个省市,巡游10 多个国家,拜访政策制定者、智库学者、大学教授、创业者、对冲基金操盘手、汽车工程师、房地产商、新闻记者、音乐家、律师、电子竞技选手、咖啡店主、菜场小贩、小学校长、小镇青年、留守儿童等,以既见森林也见树木的“鹰眼视角”,反复对比筛选,最后梳理出大国博弈、技术赋能、新旧融合、自下而上、重建社群共五个更应着重关注的慢变量。继而围绕这五大慢变量,再聚焦人工智能、极飞、义乌小商人、海尔平台化、城市收缩、电子竞技、阿那亚和范家小学、互联网商务等数十个小趋势,试图从中寻找一条驱动中国未来发展的路线图。

  不是风口,而是风口的缔造者

  雷军曾说过,“只要站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不过,并不是谁都具备“先赚一个亿再说”的得天独厚资源。要想“飞起来”,先得找准“风口”,而“风口”绝非朝夕所能形成。大量事实表明,当大多数人自以为看到了“风口”,捋起袖子准备干出一番惊天大事业时,“风口”其实已是强弩之末。

  “风口”乃大趋势也,所谓大,自然因为先有小,所有大趋势都是小趋势发展壮大的结果。换句话说,所有“风口”的形成,均指向过往那些可能名不见经传的小趋势。因小趋势只是处于萌芽阶段,规模小,体量小,往往不易为人察觉。生活在今天这个信息严重过剩的时代,每天被眼花缭乱的繁杂信息所包围,若没有一双“慧眼”,就不太可能发现小趋势的踪迹。

  而当有小趋势初露真容时,也不见得就会立马赢得社会的认可。想想百多年前,当第一辆整合了马车和蒸汽机技术的汽车鼻祖出现在街头时,除了吸引行人猎奇的目光外,因速度太慢、操作困难、故障率高、污染大反倒有些灰头土脸,很快遭人嫌弃。1858年,英国甚至出台了“红旗法”,明令汽车“在郊外需限速每小时4英里,市内限速每小时在2英里以下,而且在蒸汽汽车前方几米远的地方要有一手持红旗的男人先行,以使人们知道将有危险物接近。”那时的人们,想必没多少人能预见到,百多年后全球汽车年产量接近上亿辆,汽车会成为人类生活的必需品。

  何帆这本书的写作灵感来源于美国未来学家马克·佩恩。十年前,马克在《小趋势》一书中提出,“小趋势的基础是这样一种理念,即在我们这个社会中正在出现一些最有力的力量,它们是与我们直观印象相反的趋势,这些趋势正在塑造着马上就要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明天”。在那本书中,马克提出了75个可能影响未来世界发展的小趋势,像睡眠不足的人、渴望长寿的人等许多内容现在已逐步得到了验证。在新近出版的《小趋势2》中,马克又提出了“药物控”儿童、新一代上瘾者、小微信贷增多等30个未来十年极可能影响世界发展的小趋势。

  其实,大小趋势并没有天然的分野。为便于观察研究,马克将小趋势界定为“占人口1%的群体出现的变化”。何帆参照了马克的样本调查思路,着眼于中国发展的客观现实。比如马克对小趋势的遴选标准之一是未来十年可能对世界产生深远影响,而何帆则期望,30年后,在中国的社会经济体系中,这些小趋势合力形成的变量能“生长成一种不可或缺的支撑力量。”从这一角度看,何帆笔下的小趋势带有鲜明的“中国特色”,时间影响力上则较马克的远得多。

  不是大树,而有大树的根须

  春江水暖鸭先知。小趋势的最大特点就在于足够小,但又“锋芒毕露”。小趋势不是参天大树,但却有着大树的茂密根须,这些根须深植市场土壤之中,努力寻找养分和水分,顽强生长。

  近年来,无人飞机为国人挣足了脸面,用无人机航拍或者玩空中拼图几成时尚。何帆发现,在看起来似乎最不太可能有什么作为的新疆,无人机在农业方面的试水,却极可能引领未来中国农业的大发展潮流。新疆3800万亩棉田,过去人工喷洒农药作业周期长,效率低,成本也高。近年来的每年8月到10月间,新疆有3000多架无人飞机同时喷洒农药,效率高,效果也好。无人机在新疆棉花产业的成功应用能否像何帆所说的那样“掀起一场农业革命”虽未定论,但想想全国18亿亩耕地,无人机未来与农业的“合作”前景极为可观则肯定无疑。

  相较于专注于核心技术,何帆认为,“大部分技术是已有技术的‘混搭’”,“决定未来新技术影响力的不是其技术水平先进,而是其能够发现的应用场景”。历史上的“混搭”成功案例屡见不鲜,比如汽车就是“内燃机+马车的车厢+轮子”的混搭,无人机是“飞行器系统+地面保障系统+通信链路系统+载荷系统”的混搭。5G时代,将迎来一个新的混搭式发展高潮,随着无线网络的跨越式发展,整合多种技术的混搭产品将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人们眼前。几乎可以断定,混搭将会对传统生产模式产生深刻的变革,继而“创造出一个全新的生态系统”。

  除了上述小趋势,何帆通过梳理城市收缩、多核城市,海尔企业平台化、电子竞技、阿那亚和范家小学等小趋势发现一个特点,即所有小趋势都源于自发性组合,自发性生长。何帆将驱动这些小趋势发展的内生动力概括为“群众路线”。这种群众路线并非政治学意义上的,而更多是经济和社会层面的。想想也不难理解,群众是市场社会最基本的单元,他们就像是深植于市场和社会土壤的茂密根须,只有他们知道自己到底最需要什么。

  人口红利消失,但仍有两大独特的红利优势

  2018年,我国网购用户突破6亿人,网购商品零售额突破9万亿元。可就在许多人认定网购将取代传统零售市场时,“看似穷途末路的传统商铺又出现了转机”,包括阿里巴巴、京东在内的知名互联网企业遂不得不放下身子,铆足了劲去拓展传统的零售市场。

  在互联网面前,有的传统并未被摧枯拉朽,而是表现得足够顽强。究其原因,在于“传统定义了创新的底线”,虽然“互联网行业善于应用大数据,但传统产业的优势是小数据”。验证这一结论并不难,只需走进那些远离都市的乡村便可发现,虽然从年轻人身上依然能够感受到网购的强大影响力,但新兴物流模式对乡村明显缺乏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

  乡村并不是传统的唯一“捍卫者”。近年来,互联网造车运动甚为火爆,但硝烟散尽之后,与互联网企业丢盔弃甲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传统汽车制造厂商依然坚强挺拔——传统离不开足够的积淀,而积淀并不是烧钱就能轻易抵达的高度。互联网追求高投入、快产出的模式,对于汽车这样需要积累大量资源和经验积淀的行业显然缺乏充足的准备。

  未来发展离不开创新,致力于发展进步的社会也必定是一个大力弘扬创新的社会。是的,所有的变量都是创新的结果,所有小趋势都是创新的雨后春笋,然而,“创新也不是简单地弃旧扬新,而是不断地回到传统,在旧事物中重新发现新思想”。也就是说,创新必须立足于自身的传统特点,具体到我们,就是找准“中国优势”。

  2005年,我国跨过了人口红利拐点。这意味着,支撑我国快速发展的模式正在发生深刻变革。不过,红利过后依然有红利。何帆的判断是,我国当前至少还有两大独特“红利”优势可充分利用,即工程师红利和市场红利。

  2018年,我国高校毕业人数820万人。可以预计,未来数年仍将处于历史高位。一方面,我国现有高校专业门类齐全、培养人才多,有利于形成“劳动力密集型的研究与开发”,这对产业链的丰富与完善大有裨益。另一方面,2017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5.4万亿美元,紧随美国5.8万亿美元之后。考虑到近年我国消费品零售额每年超过10%的增长率,则我国成为全球最大消费市场已是近在眼前的事。庞大的市场,有利于形成“市场引致型的研究与开发”。据此,两大红利产生的强大内生动力,必将驱动中国的变革不断走向深入。

  看清慢变量,就看清了未来的发展方向。当然,更重要的是准确把握身边的那些小趋势,顺势而为,以便成就一番事业。当然,顺应时势不能寄望于个人运气好坏,而是必须不断学习,因为“未来最成功的人(一定)是终身学习者”。也只有终身学习者,才有可能踩准小趋势的步点,站准“风口”,逆风飞扬。
发表评论: